贾跃亭:从一代枭雄到悲情窒息
2017-12-20 13:56:2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!

这一句话,无疑是对贾跃亭这一年最简单却最透彻入骨的写照。所以说,古人的智慧和语言驾驭,值得我们反复学习。

2016年,对于贾跃亭而言,还是充满激情和未来的一年,他决定结束蒙眼狂奔。然而当时针进入2017年之后,“负面效应”开始涌现,技术创新短板凸显、品牌影响力的下降、负面舆论的增加、资本市场的挫败等等。当这一切叠加到一起的时候,贾跃亭再也无法依靠个人魅力、激情以及他强调的生态商业支撑起乐视这个巨大的平台。

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,他从成功的企业家迅速跌入崖底,成为一个备受质疑、不敢回国的“老赖”。

2017年1月15日,贾跃亭携手孙宏斌召开新闻发布会,孙宏斌用150亿入场乐视。当时孙宏斌对乐视还是很看好的,在他看来,乐视就是缺钱,而战略、团队都是很棒的。而对贾跃亭而言,他大手笔涂画出来的超级生态气泡正在被资本无情的捅破,而这150亿无疑是雪中送炭,这让被讨债、遭遇围追堵截的贾跃亭有了一刻喘息的机会。

不过,此后的剧情并没有按照贾跃亭的计划演下去。

孙宏斌刚一进入乐视,就给贾跃亭一记闷棍,“乐视的业务该切的切,该合的合,该卖的卖,人员该调整就调整”。而贾跃亭最引以为豪的汽车项目上,孙宏斌表示看不懂,也不会去碰。但是,在汽车这个问题上贾跃亭十分固执,是执意要做。

之后,乐视最赚钱的乐视网股价一路跌去,曾一度暴跌近8%,使得贾跃亭质押股票陷入了平仓危机。乐视网的二股东鑫根资本也大幅减持乐视网。这期间,3月乐视体育失去了中超和亚冠联赛两个重要IP的转播版权,同期,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中领投的万达全面退出,马云旗下云锋投资也大幅减持乐视体育股份。

虽然孙宏斌的上百亿资金援助到达乐视网,但仍然没抵住乐视网股价的决口。最终,4月16日晚公布次日起乐视网停牌。至今,乐视网复牌仍遥遥无期。

但是,乐视的问题仍在,贾跃亭仍然无法争取半步喘息之机。4月17日,易道创始人周航一份“乐视挪用易道资金13亿”的声明出现。乐视和易道虽然发声明回应,但资金断裂的问题再一次出现。发不出工资、被迫裁员、核心团队离职、手机业务停止等等不断出现的问题困扰着急于挣脱束缚的贾跃亭。

5月21日,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,由此开启了他从乐视权利中心走向外围的时间表。6月13日,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。7月6日,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,退出董事会。7月18日,孙宏斌当选乐视网非独立董事。7月21日,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,乐视网法人也由贾跃亭变更为梁军。

虽然贾跃亭多次在公开渠道称自己会对乐视负责到底,但孙宏斌却在考虑去贾跃亭化,更甚至要更换“乐视”名称。

不过,贾跃亭仍然保留了一个职位,那就是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。所以最终,孙宏斌成了乐视的主人,而贾跃亭则被“流放到”那个机会超级渺茫的汽车梦想中去了。

造车,这是贾跃亭所有梦想中分量最重的一个,为了造车梦,他曾将乐视控股中所有可使用的资金都优先供给给汽车生态,即便是乐视陷入资本困局难以脱身的时候,他仍然不曾有半点放弃。

如今,已经赴美专注于造车的贾跃亭,正在努力推进FF91的研发投产,仍然雄心勃勃的想要以颠覆者的身份出现在汽车行业。为了有足够的资金造车,他已经抵押了所有可以抵押的股权,但FF存活的机会仍然很小。

不过,在洛杉矶时间12月13日,贾跃亭在FF内部全体大会上宣布,FF成功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A轮股权融资。而他本人将出任FF全球CEO和首席产品官,结束了FF成立四年来没有CEO的历史。

对于贾跃亭而言,FF已经成为他最后的机会了,成与败,只此一搏。

在贾跃亭创建乐视的13年时间里,因为乐视网的成功,一个“愣头青”式的创业人物开始展示他的个人魅力,他不断的捕捉风口,并通过烧钱的方式强势进入,电视、手机、云、汽车等等,每一个产业的进入几乎都是通过手法的复制去拓展。

也许是贾跃亭发现了各业务彼此之前并没有太强的关联,所以,才会催生出生态、生态化反之类的名称。才会出现一个业务内容复杂到别人看不懂的乐视。

当然,仅仅有贾跃亭还是不够的,好在资本市场喜欢这样的贾跃亭,喜欢这种大手笔的玩法,这为乐视估值的狂飙提供了理由。

如果从这个就角度来说的话,贾跃亭的成与败,其实早就在资本力量入手的那一刻就决定了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